行业信息

筑牢绿色发展的“法治之墙”

时间:2016-12-29 16:21:25

      “守住发展和生态‘两条底线’,是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工作的明确要求,也是贵州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根本保证。作为在经济发展和生态建设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要素——水资源,其保护的要求自然要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记者在省水利厅采访时,多位专家如此表示。

      《贵州省水资源保护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出台,首先基于贵州省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省情水情。

      贵州省处于长江、珠江上游,拥有赤水河、乌江、南盘江等跨界河流较多,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山区,同时也是我国主要的生态脆弱区和经济发展落后地区。

      贵州省水资源丰富,但水资源时空分布很不均衡,加之喀斯特地貌分布广,山高坡陡,地形破碎,保水能力差,有水留不住,易涝易旱,灾害频繁,工程性缺水问题十分突出,局部地区工程性缺水和资源性缺水、水质性缺水问题交织,成为制约贵州发展的主要短板。近年来,为破解缺水困局,贵州省委、省政府举全省之力加快水利基础设施建设,相继启动实施了水利“三大会战”、“三年行动计划”、“小康水”行动计划等系列水利战略行动,着力打造适应贵州脱贫攻坚、同步小康的现代水利格局。

      但贵州的绿色转型发展态势对水资源提出了更高要求。2013年召开的中共贵州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体会议提出,保护生态环境是必须坚守的一条底线。要坚持“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,创新生态文明建设体制机制,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用途管制制度,建立严格的生态保护红线制度,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和环境保护管理体制,强化生态文明建设法制保障,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先行区,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。

      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,省委作出了制定贵州省水资源保护条例的决定。

      实际上,在水资源保护方面,该省先后制定了《贵州省实施<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>办法》,以及针对局部水域和水利工程制定的《贵州红枫湖百花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》《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》《贵州省夜郎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》《贵州省黔中水利枢纽工程管理条例》等专门水资源保护条例。

      “但现有水资源保护的法规主要针对局部水域和工程,缺乏全省水资源保护法律法规,导致水资源保护的很多制度不能全面落实。”公海赌船710水资源处处长曾信波如此说道。他认为,现有的水资源管理规章及规范性文件存在诸多问题。

      一是综合性法规的缺乏。贵州省先后出台的规章及规范性文件,对水资源保护的重点问题,如水功能区、入河排污口、水源地保护、取用水管理、水生态保护、地下水保护以及综合治理等,都已经制定了相关规定。但是这些条款散见在多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中,缺乏系统的整合和归纳。目前,贵州省缺乏一部法律位阶较高的总领性法规,对全省水资源开发、利用、节约和保护进行全面、系统的规定,将水资源保护纳入到法治轨道,实现科学化管理。

      二是区域立法与省水资源保护立法缺乏协调。针对局部水域,贵州省先后制定了《贵州红枫湖百花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》《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》《贵州省夜郎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》等专门河湖水资源环境保护条例。这些区域立法契合某一特定区域的实际情况,但是与全省水资源保护难以统一和协调;一些地方性立法操作性不强,不能解决贵州水资源保护中的问题等。

      三是水资源管理体制不顺畅。多龙管水现象依然存在,职责交叉、职责不清,管理越位、错位与缺位并存;水资源保护与水污染防治部门之间未形成有效协作机制;地方水资源保护多部门协作机制尚未建立。这是贵州省水资源保护亟待解决的一道难题,迫切需要一部法律位阶较高的、总领性的法规,明确水资源保护的管理体制,梳理政府之间、部门之间的职责权限,理顺水资源保护的体制,提高管理成效。

      四是地方政府水资源保护责任难以落实。在水资源保护中,不规范行为屡禁不止。由于经济利益驱动,有法不依、执法不严、地方保护等现象依然存在,影响了水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。因此,需要一部权威性较高的法规加强对各类不规范行为的治理和约束。

      今年8月,中央将贵州作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,标志着该省生态文明建设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。

      前不久召开的贵州省委十一届七次全会明确,推进试验区建设,是中央赋予贵州的重要使命,是贵州省坚守底线的重要抉择和弯道取直的重要途径。会议明确要以铁的制度、铁的手腕做好治水、治气、治土、治渣等各项环境治理工作,以乌江、赤水河、清水江、南明河等重点流域治理带动全域环境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,推动贵州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走在全国前列。

      可以预见,《条例》的正式施行,将对贵州省坚持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、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、全面落实依法治水管水带来深远影响。